汉高祖刘邦小故事 爱骂脏话的流氓皇帝

骂不骂人跟素质地位没关系,只要是人,总有爆粗口的时候,但骂人的水平绝对跟有没有文化有关系,像小学都毕不了业的刘邦,就绝对不可能骂出张仪或者孟子那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境界。

骂人的水平有限

刘邦骂人的水平有限,用得最多的词就是竖儒。儒本来是指有才能的人,可在前面加上一个竖字,就很侮辱人了,合起来大概就是奴才书呆子的意思。除了这个竖儒以外,刘邦骂人时还常常以乃公自居,一开口就是你爷爷我怎样怎样。

刘邦没文化,所以他骂的人大多数都是文化人,这跟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是一个道理。着名学者郦食其来投靠他,刘邦一听是个儒生,就没什么兴趣,心想又是一个来混吃混喝的,放一边凉快去。

郦食其大概知道刘邦对文化人不大友好,既然你不见我,那我只好自己找上门去,走到门口也不说自己名字,只说是高阳酒徒。刘邦正在享受两个美女的足底按摩,心情愉快着,一听有个酒徒来找他,就答应见了。晚上喝点小酒,也是刘邦的一大嗜好。

不过,接下来的剧情就有些出乎意料了。郦食其满以为刘邦就算不出来迎接一下,至少也该正襟危坐吧,可一进门,就看见刘邦半躺在床上,两脚叉得大大的,闭着眼还在享受足浴,一脸的陶醉。郦食其当时心里就不舒服了。刘邦也不高兴:不是说进来一酒徒吗,怎么变成一书生,不知道我最烦书生吗?

两人都有气,看对方就不顺眼了。

郦食其也不下跪,膝盖绷得直直的,只拱了拱手,弯了弯腰,算是打了一个招呼。刘邦电不搭理他。哼了一声,继续闭上眼享受。

郦食其问刘邦:你是想帮助秦朝打诸侯,还是想着率领诸侯打秦朝呢?

刘邦一听就破口大骂:竖懦!天下已经被暴秦折磨惨了,我怎么会帮助它来打诸侯呢?

郦食其也算识相,知道把刘邦惹毛了没什么好处,赶紧见好就收:既然你是要打秦朝,那就不该这么傲慢。

知识分子没事就爱教训人,郦食其也有这毛病,好在刘邦虽然是个流氓,但还懂得知错就改,爬起来道了歉,来人,上菜,喝酒!

张良面前骂儒生

搞垮了秦国,刘邦和项羽又打了起来。刘邦流氓出身,小时候架打得不少,一般人不是他对手,可要遇到项羽,挨揍的总是他。正面打不过,刘邦就想搞点歪门邪道,郦食其就给他出主意说,项羽人多势众,你当然不是他的对手,你得挖他的墙角,私底下给这些人好处,多封几个王,这样他们即使不站到你这边,也不会再帮项羽揍你了。

刘邦觉得这办法不错,就让郦食其放手去干。可郦食其前脚一走,后脚张良听说了就跑来劝刘邦,说搞这个分封制是不行的,事情只会越弄越糟。刘邦听了脊背直冒冷汗:又是这个竖儒,专出馊主意,几乎坏我大事!

张良也是个儒生,不知道他听刘邦这么骂自己的同行,会是什么感想。

一言不合脏话出

当上皇帝以后,刘邦骂人就更不收敛了,他是老大,底下人也就只好忍了。到后来刘邦还养成一个新习惯,开会议论国家大事的时候,老爱把儒生的帽子摘下来当便盆用,往里面撒尿。他倒是方便,不用跑厕所了,可那些儒生就倒霉了,每次上朝都得多准备一个帽子,以备不时之需。

汉高帝七年,北边的匈奴想来打秋风捞点好处,刘邦一边派使臣去谈判,顺便搞搞间谍活动,一边准备派兵征讨。

匈奴人也有点鬼聪明,故意只把老弱病残拿出来,所以这些使臣回来都说匈奴不怎么样,打他们很轻松。只有一个叫刘敬的人看出匈奴这点鬼名堂,就劝刘邦不要打。可能是他话说急了点,刘邦听着不舒服,一言不合脏话就喷涌而出:你这齐国杂种!凭着两片臭嘴捞得官做你就翘尾巴,今天竟敢胡言乱语阻碍我的大军。说得刘敬大气不敢喘。

不久,刘邦就带着手下出发了,他要用辉煌的胜利来堵住刘敬的嘴巴。结果一到平城,就被匈奴围困在了白登山上,七天七夜后才得以脱身。回来之后,他马上释放刘敬,同时赏赐给他食邑二千户,并封他做了建信侯。

刘邦在世时骂人无数,死后自己也免不了被别人骂,魏晋时最嚣张的阮籍就骂他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。可不管刘邦怎样骂人,对手底下人还是相当不错的,否则那些人也不会死心塌地地跟他混了。

分享到: